JR News

{香港JR設計 HK JR Design} 香港JR帶您了解——被隱性剝削的建筑設計行業

Implicit exploitation of the architectural design industry

被隱性剝削的建筑設計行業(上)!


    除了公益活動,任何行業應該都是按勞付酬,這是商業文明,也是社會公序良俗。在此背景下,農民工欠薪問題在全國范圍內基本得到解決了,可是昨天有個設計公司朋友告訴我,在開發商思維中,農民工的錢年底一定要付的,但設計公司的錢是可以不付,拖欠著的。——這是什么邏輯?是農民工會群聚鬧事,設計公司拉不下面子、不會上門鬧事?按2021年地產行業的慘淡,可想而知去年底有多少設計公司沒收到錢!這種簽了合同給不了錢是商務違約,欠債還錢是有法可依去打官司解決的,合同畢竟是一種保障。可是在設計咨詢行業,還有那么多享受設計咨詢服務卻不想付費的現象,甲方和相關部門卻心安理得,習以為常,這更加荒唐!


     除了設計咨詢業,還有不付費的行業嗎?我腦中縱橫掃描一番,發現除了互聯網行業表面免費,靠流量和平臺賺錢,在生活世界里似乎沒有可不付費的服務啊!為什么30年來,我國建設行業還一直有剝削設計咨詢業的明規則和慣例存在?!


     第一種典型的也是最普遍的剝削設計業行為就是邀請招標不設方案補償費。作為建設方精挑細選幾家國內知名實力設計公司來為自己的項目出謀劃策,就一般10萬平米規模的項目來說,被邀設計公司要集中力量拼12個月,發生的人力成本至少510萬,設計公司另要支付效果圖制作及打印的成本至少3萬,投標期間發生差旅費若干。……這些都是實實在在發生的成本,沒有收入去cover就是虧本!建設方和招投標政府部門怎么能不支付服務方的最基本的成本?!25年前有人理所當然地說:你們是沖著中標來的,中標就有利潤了,言下之意:不中標的成本就該自己兜………這是什么強盜邏輯?


     招標競賽每次4家或8家設計公司,只有1家有獲取合同的機會,這1家的合同額是對應于未來該項目的全程設計出圖及服務報酬,價格基于市場和標準,肯定還要打折。這個合同和未中標的幾家的付出成本毫不相干。23年前我在《福建建設報》發文揭示這么個真相:按1/41/8的邀標中標率,取平均值1/6的中標概率,意味著設計行業有5倍于合同數的投標方案成本付出,平均每個投標項目,設計行業要白白付出40萬~60萬元沒有補償,一個省一年100個招標,10個省一年1000個招標,這付出幾干萬到幾個億!對整個設計咨詢行業集體來說是多大的損失啊?這就是對設計咨詢行業的剝削!


      而從項目建設學理和法定程序上,招投標本身就是一場為方案決策服務的技術咨詢環節,投標設計單位沖著中標,絞盡腦汁,想方設法,并在匯報成果中毫無保留地和盤托出。建設方從中獲得大量有益見解和建議,并通過多方案比較更明確了方向。在此過程中,未中標的方案其實也起到了幫助決策的作用,并在實施方案中也會汲取未中標方案的優點……這么多收獲得益的建設方,面對乙方設計單位,怎么能怎么忍心不給廉價的補償費?


     招標環節中建設方不是沒付費的,如由12人 輕輕松松編個標書,組織招投標的招標代理公司,建設方知道要給幾萬到幾十萬代理費;如請來評標幾小時到一天的專家,建設方非常樂意奉上評標費幾干上萬,累計每次花費10萬大幾。………就獨獨無視多家加班多周提供了豐富設計成果的設計單位和設計師的辛勤付出!——這還有天理和公道嗎?!


      其實在我國項目的基本建設預算費用中都有一項前期費用列支,它本來就應該用于招標代理費、設計招標補償費、評標專家勞務費,在無良的建設方和自私的招標代理操弄下,故意不設招標補償費,但預算有的還是有的,只不過建設方挪去別地花銷了!


         這是建設行業剝削設計行業的一種典型方式,還有幾種常見方式下篇揭露。


被隱性剝削的建筑設計行業(下)


      第二種常見的讓設計服務但不付費的做法是方案征集,建設方也不正式邀請,也不搞專家評審,就通過項目為誘餌,誘惑設計單位來提交設計方案,讓設計單位陪著練但不給承諾。暗示誰服務得好給誰做,誰的方案最終被大老板或大領導選上就讓誰做。過程中一輪一輪地磨,耗時費力,只字不提成本補償!建設方如果不滿意,乙方隨時出局,如果有新設計單位愿意加入提方案,建設方也來者不拒。建設方不化成本就收到多家方案,參與設計單位則被懸置,任由建設方處置。


       更有甚者,如果優秀方案的價格略高,建設方無償竊取該方案,讓收費便宜的單位抄襲優秀方案。……這種做法,被建筑設計行業叫做騙方案,是主觀上的欺騙!實質上違反了知識產權保護法。


       第三種設計服務得不到付費的情況是施工期繁瑣費時的技術配合和咨詢支持。我國的設計費合同對應的是設計勞動成果,簡單說是賣圖紙的錢。它是不含項目監造管理,全過程咨詢工作內容和報酬的。過去30年的巨量建設中,眾所周知,施工單位要么不配看圖技術員,要么只配少量土建技術員,大量工地的技術支持實際都是由設計單位完成的,尤其在機電安裝方面。本該由施工總包花錢雇人完成的業務被強加給設計公司無償提供了。20年前設計單位每幾周去工地服務,后來變每周例會,再變到設計單位駐場服務,服務加碼的同時,設計費幾十年沒漲。2014午我走出國門接觸國際市場,國外對施工總包的團隊中有明確和嚴格的設計雇員要求,以一座300床醫院為例,人員要求多達29人覆蓋全部設計專業。再回看我國的金茂大廈,上海中心等重大項目,施工總包也雇傭了幾十人的現場設計團隊。本人負責的揚州廣陵新城MSD項目,中建六局現場設計技術人員也有20多人,40多萬平米的項目,我們設計方從開工到竣工只需去現場45次。這些施工期技術管理和深化設計從學理上和國際規則而言,就是施工總包應盡職責。20年來我常說,我國的施工行業剝削了設計行業對工地技術服務的應得報酬,這點建設部和主管部門不知有共識嗎?


      近年推行設計總包制,各種相關/無關設計業務全推給總設計單位,責任無限化,但把打過折的合同額一拆去分包項,發現實際收費更少了。………結果是建設方總體上少花了錢,又把各種項目協調推進的責任壓到主設計單位。這是建設方對設計單位的隱性壓榨


返回
2018在线精品偷拍视频